当前位置:首页 > 文苑艺海

全面取消农业税背后的精彩故事

来源:河南土地网2021/10/09 11:24:03

淮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淮阴分局 包卫兵  徐培华  历史上,“皇粮国税”一直牵动着中国的兴衰。尽管出现过“两税法”“一条鞭法”“摊丁入亩”等改革,“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也有短暂的轻徭薄赋,但历代封建统治者始终未能跳出农民负担越减越重的“黄宗羲定律”。 农民过重的税负,常常成为封建政权更迭的导火索。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史就是一部农业税赋史。

1958年,第一部全国统一的农业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颁布,采用地区差别比例税率,规定全国平均税率为常年产量的15.5%,最高不得超过25%。1983年,由于农林特产与粮食争地现象突出,为稳定粮食播种面积,国家设立农业特产税。1985年,农业税由征收粮食改为按比例征收货币,实现了从实物税向货币计税过渡。

据统计,从1949年到2005年的57年间,全国累计征收农业税约4200亿元。农业税成为国家财力的基石、推进工业化建设的重要财政来源。

农业税是国家对一切从事农业生产、有农业收入的单位农业税和个人征收的一种税,俗称"公粮"。1958年6月3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96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1994年1月3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对农业特产收入征收农业税的规定》。

全国的平均税率规定为常年产量的15.5%;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平均税率,在征收农业税(正税)的时候结合各地区的不同经济情况,分别加以规定。

农业税起源很早,中国过去称田赋,西方国家称地租税土地税。在封建社会,农业是最主要的生产部门,是封建制国家最主要的税收,是财政收入的主体。但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随着工业、商业的发展,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不断下降,当代世界多数国家的农业税已不是主体税收,而是作为财政收入的辅助手段。从1950年到2004年,农业税在我国财政收入中的比重已经从40%下降到不足1%。"十五"(2000-2005)之初,中国开始了以减轻农民负担为中心,取消"三提五统"等税外收费、改革农业税收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税费改革

2004年3月时任总理温家宝宣布5年内逐步取消农业税,首先在黑龙江、吉林进行免征农业税试点,同时鼓励沿海及其它有条件的省份先行改革。随即,北京、天津、浙江、福建宣布免征农业税。到2005年底,全国已有28个省免征农业税。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前进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够实现的,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要谨慎小心,越要居安思危。在治国理政的道路上,我们要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忧患观,决不能犯战略性、颠覆性的错误,一以贯之增强忧患意识,一以贯之防范风险挑战,对问题风险保持警惕,增强底线思维,做到“乱云飞渡仍从容”,不断把党和国家的事业推向前进。从2006年起,中国全面取消农业税,比原定的时间表,整整提前了三年。与1999年相比,当年全国农民减负1045亿元,人均减负120元左右。

国民政府时期各种苛捐杂税压在农民身上,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多年的战争,国家满目苍伤,百废待举,因此政府也未停止征收农业税,农民内心认为种田交税是一种义务,对农业税未有对抗心理。

革命战争时期,广大农民用一辆辆装满粮食的小推车,"推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新中国成立后,又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几十年来,农业税一直是国家财力的重要基石。据统计,从1949年至2000年的52年间,农民给国家缴纳了7000多亿公斤粮食,农业税也一直是国家财力的重要支柱。

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十六次会议于1958年6月3日颁布了农业税条例。这一古老的税种,已延续了2600多年的历史。历史上,"皇粮国税"一直牵动着中国的兴衰。尽管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两税法"、"一条鞭法"、"摊丁入亩"等改革,以扩大纳税面,让有地产、有钱财的人多纳税,但由于农民吏治腐败,负担最终转嫁到农民头上。即使是屡被提起的"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也只是短暂的轻徭薄赋,历代封建统治者始终未能跳出农民负担越减越重的"黄宗羲定律"。

农业税包含四税,分别是农业税、农林特产税、耕地占用税和契税,其中就以农林特产税最难,收入不好确定,主要靠乡镇政府提供参考数确定计税收入。1990年9月,我到原五里乡政府参加工作。那时候,收农业税是乡政府年底的大事。干部们2-3人一组到各自的蹲点村,由村干部带着一家一户上门收取。下到各村去收农业税,最大的诀窍就是和村大队书记拉近乎、聊天,把关系弄好了,然后请村大队书记帮着去动员农户纳税。记得当时下村的路大多是泥巴路,走一天一身的泥灰。2004年起,我国启动农村税费改革,开始逐渐减免农业税,发放良种补贴。据统计,免征农业税、取消烟叶外的农业特产税可减轻农民负担500亿元左右,到2005年已有近8亿农民直接受益。2005年岁末免除农业税的惠农政策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让9亿中国农民彻底告别了缴纳农业税的历史。到了2006年,全国正式免征农业税,全面发放农村粮食补贴,向种田农民发放的补贴最多时达30余项,如粮食直补、粮食综合补贴、油菜补贴、良种补贴、农机补贴和合作医疗等。农业税的取消,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8亿农民的关爱。农民的负担轻了,日子越过越红火,越来越有盼头。

让我们翻开淮阴历史的大事记,1929年12月上旬,有3000多农民要求减税,愤怒的农民包围了国民党淮阴县政府,斗争最终获胜。1933年12月10日,因农村经济破产,政府苛捐杂税严重,淮阴各区农民纷纷集会,推派代表计7人赴省府请愿。1934年5月31日,淮阴县政府向农村征收田赋附加税,超过正税13倍,广大农民不堪负担,联合民众团体开展斗争,并再次推代表赴省府请愿。

2006年2月22日由国家邮政局发行面值80分的一张纪念邮票,名字直接叫做《全面取消农业税》,来庆祝2006年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全面取消农业税。这意味着,在我国沿袭两千年之久的这项传统税收的终结。更意味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历史转折。停止征收农业税不仅减少了农民的负担,更是激发农民的奔小康的强心剂。

从农业税的终结,看中国的崛起。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第一个关于“三农”问题的“一号文件”,对迅速推开的农村改革进行了总结。文件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或大包干“都是社会主义生产责任制”,同时还说明它“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个体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1982年“一号文件”与之后的连续4个中央关于农村政策的“一号文件”在中国农村改革史上成为专用名词———“五个一号文件”。到2004年1月,针对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增长缓慢的情况,中央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的第六个“一号文件”。通过研读2020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的中央一号文件,从2020年一号文件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第22个以三农问题为主题的一号文件,也是从2004年以来第17次以中央一号文件的形式锁定三农问题。农业、农村和农民的“三农”问题从关系农民的温饱到富起来、强起来一直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农民的的不懈追求。

再看淮阴大地,202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40亿元、增长3%,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5.57亿元、增长4.8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40亿元、增长5%。工业经济“提质”发展。秉持“项目为王”理念,建立完善项目信息评审和“1+3”项目长挂钩帮办、全程代办、多方联办、定期会办机制,新招引亿元以上项目60个,新开工亿元以上项目50个,新竣工亿元以上项目40个。富强新材料作为全市首个单体总投资超200亿元工业项目,一期70亿元投资工程年底前顺利竣工投产。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起步之年,也是淮阴撤县建区20周年。

看淮阴农民,种田的每年拿到各种补贴,土地流转的每年定期拿到土地流转资金,60岁以上的农民还可以按月领取到助老金,学生上学享受义务教育的免费政策,农民生病可以与城镇居民一样通过城乡居民医疗基本保险报销部分医疗费用,一项项改革的红利实现工业反哺农业,让农民逐步住进水清天蓝境优的美丽新乡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9年10月14日发表《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苏伟在同日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除取消农业税降低种粮成本外,财政支持农业的总体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到2018年达到1万亿元以上,加大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投入。

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备豫不虞,为国常道’。当前,我国正处于一个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发展形势总的是好的,但前进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绝不能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央连续发出15个重农强农的一号文件和一个又一个的惠农大礼包。包括义务教育在内,如今的农村无论是基础设施的“硬件”,还是公共服务的“软件”,都有了历史性改善。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大笔资金、转移支付投向“三农”。 在当下乡村振兴的大视野下,国家必将以更多的资源、力量投入“三农”、建设“三农”。

中国的改革,都是从解放农民开始的。没有富裕的农民,就没有富裕的中国;没有农村的稳定,就不可能有一个稳定和谐的中国社会。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好生活,是党和政府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电话:0371-68086293 投稿邮箱:henantudi@163.com
主管单位:河南省自然资源厅 河南省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正光北街28号王鼎商务大厦1号楼4单元13楼
Copright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河南土地网 豫ICP备200173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