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苑艺海

上街 

来源:河南土地网2022/04/15

 郏县王集乡雨霖头村驻村工作队  吴京翰  我的老家在叶县、舞阳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庄,弯弯的灰河水从村南绕过向东南流去,至今村里还不能通大型货车。小时候,我喜欢跟着母亲去“上街”,在我老家这里“上街”有赶集和赶会之说,赶集说的是早上8点前去“上街”,过了上午8点,我们就不叫赶集了,那就叫赶会了。我尤其喜欢腊月里“上街”,我们那里叫“赶年集”或“赶年会”。

  一进入腊月,乡村的集市上就热闹起来了,戴着狗皮帽的老汉、围着布围巾的妇女、背着鱼皮袋子的中年人,都是一副满脸笑容地采购着各种年货,车铃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在凛冽的寒风中荡漾。赶年集的人真多啊,推车的,挑担的,挎筐子的,牵牲口的,卖糖葫芦、花米团的、卖鸡蛋的,像我们这样的“甩手党”也不少,仨一堆、俩一帮的,在路上蹦蹦跳跳,到街上钻来钻去,看看这个,瞅瞅那个。碰上摆摊的表伯表叔,乘着他们和母亲说话的机会,偶尔还会闹着母亲,讨要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

年集上,人多货全。窄窄的街道两旁,一个摊位接一个,有新鲜的、也有拿来削价略显陈旧的,从日常用的生活品到自制的台凳椅桌,无所不有。农家百姓一年忙到头,临年关了,看看自己还有哪吃不了用不着的物品,就拿到集上卖掉,哪怕换个块儿八毛地也可。同时,若手中还有几个钱,就盘算着给家里活孩子再添置点穿的和吃的。

   那时候,我年龄小,喜欢跟母亲到离村十来里远的杜阳街上赶年集。

我除了在街上的摊位间跑来跑去看热闹外,最希望看见我舅爷。他是我妈妈的舅舅,舅爷家里杜阳街不足2里地的桩头村。说起这个村庄还有一个的传说,据说是孔子周游列国路过这里,天下雨车陷泥地,车轮头了,在这个地方打桩修车轮头。那时,他家条件好些,舅爷在村里当会计,经常跟着村里去集上或街上炸油馍。在集市上,舅爷都会从油馍摊上捡些油馍头,让母亲拎着。每次,我妈妈总是推脱着不要。回家的路上,我趁妈妈不注意,偷头地拧个油馍头填进嘴里嚼来嚼去,不舍得咽下去。如今,我舅爷已经是80多岁高龄的老人了,几年前的一个春节,我去看他,提起过去的事情,我们是满眼泪花,舅爷只是一句话:“那时候穷啊!”2021年春季,表叔和我通电话时,说我舅爷走了,由于疫情原因没有通知亲戚云云。

  别看杜阳街集不大,追溯起来可有500多年的历史,在方圆几十里的村庄很出名。有句俗话说得好:“河里无鱼市上看。”平时东西少,可到了年集,那就什么都有了。不管是草鱼、鲤鱼,牛羊肉,还是布匹、鞋帽等日用百货,都比较齐全,小商品、农器具、牲口买卖……人声鼎沸,杂货琳琅满目,尽管有的价格贵点,可过年时若能吃到或穿上,也不枉忙活了一年。

  孩子们愿意去的地方,自然是卖炮的“炮仗市”,这里有卖摔炮的、卖拉炮的、卖炸炮的、卖“二踢脚”的,可热闹了!那时卖的炮仗那个响啊,真的能赶上大炮了,特别是那炸炮威力很大,点燃后扔到坑塘里,把鱼都能炸翻肚子。所以,刚到那里时,我们还离得远点,踮着脚看,看着看着便凑到了前面,那头戴狗皮帽子、手拿一柱香、沙哑着嗓子的卖炮仗人喊着“又点上了,不是吹牛,孙庄的炮仗就是响。”“啪”地一声,赶集的人一下子围了上去,手举着钱,争抢着买炮仗。若是没有买的,他们就放了一个再放一个,仍旧高声喊着:“孙庄的炮仗就是好,放光了也不贱卖。”有时候,若是放那擀面杖粗的“大炮筒”,我们小孩就赶紧捂上耳朵,但耳朵也被震得“嗡嗡”作响。有时,我们小孩为争抢不到炮筒还打架呢。

  集上最热闹的地方还是村十字街头,那唱戏的团子都是附近十里八村的乡村剧团,戏台子就设在十字街口最南端的空场上,演员唱起来都是扯着嗓子,也不管好听不好听,只要声音洪亮。有次扮演包拯的“黑头吴”一声吼叫,那吼声随着喇叭的响声,把三里开外村庄的一个正吃奶的孩子吓昏过去。戏唱到快要结束时,看戏台的人就撤手不管了,家乡人管这叫“放羊”。于是,我们一帮孩子就拥到戏台子前,爬到戏台子上,看那花花绿绿的布景,还有那些扭动的花脸对打,听那铿铿锵锵的锣鼓震天响。戏台上,那咿咿呀呀的唱腔我们不感兴趣,也听不懂。等到锣鼓齐名,武生出场时,我们才有了精神头,稍不注意,就会被戏台上的武生给踢下来。看着他们在戏台上翻转腾挪,刀枪棍棒杀成一片,我们也跟着连连叫好,直到散场,才意犹未尽地踏上归途。

家乡的“上街”,就这样,留我的童年。

 

电话:0371-68086293 投稿邮箱:henantudi@163.com
主管单位:河南省自然资源厅 河南省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正光北街28号王鼎商务大厦1号楼4单元13楼
Copright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河南土地网 豫ICP备200173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