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探索

关于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试点项目建新拆旧实施进展情况的调研

来源:河南土地网2016-04-20 16:01:21

    宁陵县国土资源局  张辉  宁陵县共辖14个乡镇,1个产业集聚区,364个行政村,1052个自然村,59.8万人,耕地面积80万亩,人均耕地1.33亩,村庄占地19.7万亩,土地综合整治潜力10余万亩。

     试点项目进展回眸

 宁陵县委、县政府对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试点项目工作高度重视。早在2009年5月,就研究成立了以县委书记为政委、县长为指挥长、“四大家”班子分管领导为副指挥长、有关职能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指挥部,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和一事一议规则。紧接着,研究制定了《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方案》和《试点项目村实施管理暂行办法》,把这项工作列入县政府要办的66项重点工程之一,明确各行政单位正职为第一责任人,主管副职具体负责落实,层层建立组织,一级抓一级。实行全党发动,全民动员,定时汇报、定时检查、定时评比验收、定时奖惩兑现,并整合各种支农资金,捆绑使用,强力推进。在工作步骤上,按照“先建后拆与先拆后建相结合、以拆促建和边拆边建边复垦”的方式,分三批规划实施。经过全县人民长达七年的奋力拼搏,截至目前,在商丘市政府批准实施的22个试点项目中,已基本建成21个,其中在旧村原址上建设的有孔集乡的张牌坊村和华堡镇的李楼村2个行政村,在可耕地上建设的有刘楼乡的郭小集村、赵村乡的刘尧村等20个行政村;建两层住宅楼的有程楼乡的前张村、阳驿乡的中心社区等7个行政村,建高层住宅楼的有乔楼乡的吴庄、逻岗镇的三丈寺等14个行政村。

    试点项目村的建成,在广袤的宁陵县大地上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承载着农村城镇化的殷切期盼。阳驿乡后陈村率先改造废旧坑塘4座,整修“七纵五横”街道12条,硬化田间道路11条,依法流转耕地1200亩,新建住房510套,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各种健身场、文化活动中心等服务设施应有尽有,被列入全省24个农村土地综合整治示范村之一。

  城郊乡李七庄试点项目村规划整齐,吸引眼球。一座座独家独院二层小楼新颖别致,使人仿佛看到了社会主义美丽乡村的发展前景。

    柳河镇成楼试点项目村,位于“310”国道与古宋河的交汇处,前有小桥流水,曲径凉亭,后有学校和幼儿园,池塘中微波荡漾,各种金鱼追逐嬉戏。村民郭宗仁选住一栋125平方米二层小楼,房价说是10万元,其实折抵拆旧补偿后只拿1万多元,很是惬意。村支书成绍州对项目村的发展信心满满。当被问及拆旧复垦为什么迟迟推展不动时,他回答得很轻松、很干脆:“只要上级给我钱,我能拆除完!”

  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由于各种不可预测的原因,新建规划占地面积150.7公顷,实际建设占地88.79公顷;拆旧规划复垦面积158.41公顷,实际完成9.33公顷;新建住宅4120套,实际入住814套,入住率不到五分之一,造成住房闲置和占补严重不平衡。我们认为:新建、搬迁、入住和拆旧、复垦是一个系统工程,各环节密切相关。对此,各级有关领导必须高度关注,全面分析,查找原因,综合施策,认真加以解决。

    新建搬迁探析

   试点项目村的新建工作,总体上是顺利的,确实很壮观。但也存在着规划多、建设少、拆迁滞后和卖房难、入住率低的问题,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监督管理失控。柳河镇袁庄村由于管理不到位,开发商几经转手,赔款一千多万元,加之与建筑商利益纠葛,下好地基不辞而别,致使13.76公顷建设用地闲置,满目荒凉,一片狼藉,非但不能利用,还形成土地资源的巨大浪费。村民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不无忧虑地说:“那200多亩地可是俺村的“粮食囤”呀,今后吃饭只能拿着粮袋子到市场上去购买了。”

    二是规划不尽如人意。按照5000人一个试点村要求,涉及四、五个行政村和几十个自然村,有些村庄相距六七公里,以种地为主的农民来往不便。还有个别村庄靠近集镇或县城,村民不愿舍近求远。阳驿乡张波楼的村民说:“俺庄跟县城挨边,城里医院、学校啥都有,办事也方便,商品房又多,可以任意挑选,谁会多跑几里地到项目村去买房,那才傻呢!”

    三是建筑设计不完全切合实际。现阶段农民,对带有小院的二层建筑比较适应,实际入住的也全是这种户型,六、七层的高楼则无人问津。他们发愁羊无法拴,猪无法喂,东西无法放。我们调查发现,阳驿乡张瑞寒行政村,有15户青年急需建房,被指定到后陈试点村选购新居,他们对那里的高楼大厦望而生畏,要求在规划好的地基上自建带有大门和小院的二层住宅,得到同意后,自行设计,自行建筑,停很长时间才定居下来。

    四是“守老业、恋故土”。农民认为:房子和宅地是他们的老业,正所谓“穷家难舍”。他们在一个地方长期居住,世代相袭,对那里的一草一木皆有感情,左邻右舍沾亲带故,情同手足,不忍分离。突然搬迁到一个新地方人生地不熟,总觉得不适应、不习惯,有一种孤独感,认为关系得重新磨合,感情需重新建立,思想上不愿找麻烦。况且,新入户原住地分散,即便拆旧也不能连片复垦。

    五是经济基础薄弱。农村城镇化是一个渐进过程,不能一蹴而就。目前,农民总体上虽然富裕了,但很不平衡。他们认为家中的老房虽然破旧,但还能居住,不论这“化”那“化”,就是不愿意挪。

    拆旧复垦的困扰

    过去,有人说“农村工作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其实拆旧的难度与前者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是宅基地上面的建筑物,凝聚着他们的心血、汗水和积蓄。张弓镇高堂项目村有个农民,从小爹死娘嫁,长大外出打工6年,在其祖父和4个叔叔的帮助支持下,筹资25万元,盖起一座两层门面楼,才得以娶妻成家。刚住四、五年,按照规划又要先拆后建。村支书龚云平为此腿跑断、嘴磨烂,苦口婆心做工作。最后,拆旧户的爷爷思前想后,流着眼泪说:“孩子,村支书过去对咱家有恩,咱啥也不讲,只顾老书记的面子拆了吧!”在他们拆旧时村支书心理不是滋味,躲在家中,不忍目睹。

    在这次调研中,通过与村民面对面的接触,深刻认识到拆旧复垦之所以这样举步维艰,主要原因有以下四个方面:

   其一是观念的“制约”。“物尽其用”和“敝帚自珍”是农民奉行的生活伦理的一部分,他们过去对衣服尚能“新三年、破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至于房子,只要不是岌岌可危,还能迁就,总不愿意拆,而新的消费理念的形成,不仅依赖经济实力支撑,还需要思想引领。

   其二是珍惜来之不易的家产。俗话说“为人不睦,劝人盖屋”。建房是一件大事,有的家庭积攒一辈子,还要东借西凑,身上掉一层皮、几斤肉,才能勉强盖起来,那是他们的全部心血,也是赖以生存发展的根基,不到万不得已,不忍心扒掉。城郊乡李七庄村一个正在建房的村民,用手指着村前一排排新建的楼房动情地说:“那里占的全是基本农田,其实村内早就规划好了,叫俺拆了再往那搬,老家旧院的,谁干呀。”他们照样在村里盖房子,就是不理睬。

   其三是经济利益使然。利益决定人心,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民最讲实惠,也很会算账。他们认为,“购房不如自建,拆旧也费工费时”。不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单凭觉悟和做工作很难达到预期效果。

   其四是怀旧情怀难释。认为老房和宅地都是先人的遗产,内中有许多坎坷和经历,感情上不想拆,甚至认为老宅风水好、人丁旺,扒了挪到其它地方认为对不起祖宗,担心出现什么不良后果等等。

    应对措施与建议

    针对上述存在问题,建议上级政府和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认真研究,对症下药,尽快加以解决。

    要坚持思想领先。以党的有关方针政策为指导,做深入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量化目标,责任到人,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带动作用,采取前走后跟方式,一环扣一环 ,逐步把工作引向深入。

   要强化《规划》的权威性。充分认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的“总开关”,涉及国计民生大局,一定要增强《规划》的稳定性、长期性和权威性,不准随意调整,更不准把调整《规划》当作侵占集体耕地的借口。建议建立《规划》调整审批制度,提升审批门坎,以确保国家耕地的绝对安全。

   要建立利益补偿机制。目前,我县还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县乡财政捉襟见肘,集体经济薄弱,农民还不富裕,贫穷落后的帽子尚未摘除。提请上级领导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从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和从土地出让收入中计提的农业土地开发资金、耕地开垦费、土地复垦费等土地专项资金中增加补助额度,以缓解土地综合整治试点项目财力匮乏的燃眉之急。

   要“补短板去库存”。对试点项目村新建住宅查漏补缺,完善各种服务设施功能,降低价位,合理补偿,畅通销售渠道,减少资产闲置浪费。同时,对拆旧复垦也应当给予必要的资金补偿,以调动村民参与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

   要贴近“地气”。农村城镇化是一个宏伟目标,不能急于求成,而土地综合整治试点项目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具体步骤。在推进过程中不能操之过急,大轰大嗡,更不能“刮风”,要结合农村现阶段的实际情况,顺应农民的心理要求,不要搞所谓“被上楼”,否则,将会得不偿失,留下许多后遗症。

    要注重在旧村先行先试。实际证明,试点项目凡是在旧村原址上组织实施的,就比较稳妥,比较顺利,群众接受的难度也相对较小,不存在占补不平衡问题。建议今后开展这项工作时,要选择领导班子强、经济基础好的旧村庄,紧紧围绕强村富民目标,以产业为支撑,开展田水路林村综合治理,统一规划,先拆后建,蹄急步稳,精准发力,让一个个美丽乡村渐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电话:0371-68086293 投稿邮箱:henantudi@163.com
主管单位:河南省自然资源厅 河南省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正光北街28号王鼎商务大厦1号楼4单元13楼
Copright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河南土地网 豫ICP备20017389号-1